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变成了同事的奴才
变成了同事的奴才
总栏目 > 小说专区 > 同事小说
变成了同事的奴才

人长得很美气质特别高贵,身体更是无可挑剔,我从上班第一天第一次在办公室见到她就想跪在她的脚下,郏庆主人的脚很美修长细腻,我好想每天跪在她的脚下为郏庆主人舔脚,做同事有两三年了一直没有机会,只能每天幻想着怎么服侍她,我的郏庆主人在单位负责电器的维修保养,每次去接电都要换绝缘鞋,然后就把自己穿的皮鞋脱下来放在柜子外面,有时候我看她出去了就偷偷的进值班室把门反锁上,跪在郏庆主子的鞋子面前卖力的舔着她的鞋子,里里外外舔个遍,有时把鞋垫拿出来使劲的闻使劲舔,郏庆主子不太喜欢搽鞋有时候很脏,我就会把有污渍的地方舔干净,到了冬天郏庆主子穿一双半高跟的黑色长靴,好长时间没有搽鞋油了有点脏了,前几天我趁郏庆主子出去干活偷偷的为郏庆主子舔干净了,昨天下午我看到郏庆主子又换了靴子出去干活去了,我就偷偷摸摸跑到值班室里跪下来又卖力的的舔起来,靴子面舔完了我又把靴子底翻过来舔起来,我正在舔的高兴呢,感觉到头顶有双脚在踩我,我吓得浑身一哆嗦,就听到头顶郏庆主子在说“你在干嘛呢嗯?我的靴子香吗?”我赶紧说“对不起郏姐,我只是很喜欢您,求求您别要告诉别人啊,为了您我愿意做任何事情”"哦,愿意为我做任何事情是吧?那我要你喝我的尿吃我大便你也愿意吗?”我低着头说“只要是主子吩咐的我都愿意”郏庆主子又说“既然吃大便你都愿意,那我叫你斥候我和我老公做爱,舔的我们兴奋我们做完后吃我的阴道里面的精液你也愿意吗?”我低头说“愿意,我愿意为主子做任何事情”郏庆主子又在上面说“那好啊,我们家正缺一个奴隶呢,你每天为我和老公做饭吃,为我们收拾屋子用你的狗舌头为我们家搽地,为我们洗衣服包括我们的内衣内裤,还有每天把我们的鞋子袜子用你的狗嘴舔干净可以吧?”我低头说“奴才只能舔女主人的鞋子和袜子,男主人和小公子的奴才不想舔,要是小公子有女朋友我倒愿意为小公子的女朋友舔”只听郏庆主人在上面说“这样也行,只要干好别的事情也行,那你必须为他们搽鞋,每天搽的亮亮的,我想要老公和儿子每天都干干净净的,这些你要都能干的话下午下班了就跟我回家做我的家奴”“好的奴才遵命”
下班时候我在郏庆主子后面回到家,郏庆主子住在一个高档社区里面,我跟着郏庆主子屁股后面上了四楼,郏庆主子把钥匙拿出来给我,我为主子开了门就跪在地上爬到郏庆主子家鞋柜里为郏庆主子把拖鞋拿出来,郏庆主子命令我用嘴叼出来,我用嘴把郏庆主子的拖鞋叼了出来,我趴在地上说“请主子上马奴才驮您先到沙发坐着看会电视奴才献给您做饭吃去”“真是好狗啊,知道疼主子,那你先去做饭吧,等会男主人和小公子回来我给你好好介绍一下,以后你就是我们的家奴家畜了啊”“好的,奴才先去烧饭了”我回答道过了一会我做完饭出来男主人下班回来了,小主人也放学回来了,他们一家正坐在沙发看电视呢。这时候就听郏庆主子说“狗奴才爬过来听着看着我”我赶紧爬过去爬到郏庆主子脚下只是听到郏庆主子说:“抬起你的狗头看着我们”我赶紧抬起头就听郏庆主子说“迪刚,权誉看看我为咱们家找的奴隶怎么样?以后他就是咱们家奴了,家里的所有事情就都安排奴隶干吧”郏庆主子又指着男主人说“这是我老公你叫权迪刚小爷爷,那个是我儿子叫权誉以后他们也是你的主子,今天给你先立点规矩,以后叫我老公小爷爷或者权皇爷权王爷皇上都行,叫我小奶奶皇后娘娘王妃,权誉呢就叫太子或者小爸爸,你以后就叫黄狗吧,去把饭端过来吧,你就趴在座子底下吧我们吃剩的都给你吃,你第一天来,要是不够吃的晚上本娘娘赏你黄金吃”我把饭端过来以后就趴在座子底下为郏庆娘娘舔起脚来,过了一会他们吃完饭我把剩饭剩菜端到厨房吃了一点,座子收拾干净了,就去伺候权誉太子读书去了,伺候完太子我爬到客厅来到权迪刚皇上和郏庆娘娘脚下,他们做在沙发上看电视,我趴在地上他们把脚翘到我身上权迪刚小爷爷搂着嘉庆娘娘,过了一会嘉庆娘娘叫我给他舔脚,我就卖力的舔了起来舔完了左脚又换了郏庆娘娘的右脚,舌头比刚才更轻柔,舌尖轻舔脚趾间的缝隙.郏庆娘娘有些痒的动着小腿,也有些惊奇的享受着,权迪刚小爷爷也有些不可思议的注视着,过了一会可能是把郏庆女王舔的兴奋了,她一把抓住我的头发,把我的头往权迪刚的阳具上凑,我就只能隔着权王爷的裤子舔他的的阳具,因为小王子权誉还在学习我就一会舔权王爷一会舔郏庆娘娘,虽然隔着裤子也把他们的欲火给挑逗上来了,到了9点多,郏庆娘娘叫我去赶紧伺候小爸爸权誉睡觉,我去把床给太子铺好,权誉小爸爸正在青春期也有性冲动,以前都是自慰,这回有奴隶了,权誉就叫我给他口交,我把权誉的小阴茎含在嘴里上下套动着,一会工夫就变得硬了起来,我又去舔他的小蛋蛋,舔他的小屁眼,过会又把他的梆梆硬的小阴茎塞进嘴里没多大会权誉小爸爸就把精液射到我的嘴里了,到底还是童子精,吃起来没什么太怪的味道,伺候完小太子睡着,我又爬到沙发郏庆娘娘命令我驮她和权迪刚王爷回卧室,我把两个主子送到床上开始用我的嘴为他们宽衣解带,我先用嘴把郏庆娘娘的袜子脱下来,又把郏庆娘娘的睡衣睡裤内衣内裤脱下来,又去把权迪刚小爷爷的衣裤脱下来,我看到权迪刚小爷爷的阳具好粗好大好长啊,郏庆娘娘命令我先舔她,要求我把她从肚脐眼往下舔遍,我先舔了郏庆小奶奶的脚丫子,接着慢慢的往上舔去,郏庆主子的大腿好修长,慢慢的我舔到了嘉庆娘娘的阴部,郏庆娘娘的阴户很美,阴毛很重,由于捂了一天了,臊味很重。我先舔舔奶奶的股沟,阴户外围,然后伸长舌头猛地插进郏庆娘娘的阴户,听得郏庆娘娘“嗯”了一声。我往里使劲舔着,在郏庆女王阴户中到处搅和,这时郏庆女王的淫水充溢了。我嘬着郏庆女王的阴水,咽到肚里,继续到处舔着,尔后集中舔噬郏庆女王的阴唇和阴蒂。我含着郏庆女王的阴蒂,温柔地舔,轻轻地嘬,直嘬得郏庆女王扭动着屁股,手抓着我的头发往下按着我的头,嘴里哼哼着骂着:“哎呀呀!你这个狗崽子真会伺候你奶奶呀,舒服死我啦!哎呀呀舒服死我啦!”我又舔向郏庆女王的屁眼,我往两边掰掰郏庆女王的屁股,菊花中露出一个园园的小眼儿,我用舌尖顶上去,使劲舔着,只听得奶奶“啊,啊”地哼唧着,我舔得更有劲了。我感觉得出来,我每舔郏庆女王的屁眼一下,都能让快感传遍郏庆女王的全身,我用舌尖往郏庆女王屁眼中顶得越深,郏庆女王哼唧声音越大,说明郏庆女王越舒服!然后我用舌头蘸一些大宝按摩霜给郏庆女王做做肛门按摩。郏庆女王的大腿使劲夹着我的脖子,撒娇地对权迪刚说:“哎呀老公,这狗奴才伺候得我太舒服了!不信你试试,让这奴才也用口舌伺候伺候你!”“好呀,”权迪刚小爷爷在上面说道,我把权迪刚小爷爷大腿扛在肩上,两只手从权迪刚小爷爷大腿外往里够着给权迪刚小爷爷按摩股沟,小腹,或从下面抚摸轻揉段提纲的卵囊或蛋弦和肛门间的敏感区。我大口吞吐着给权迪刚小爷爷做着口交,用卑微的眼神看着权迪刚小爷爷慈善的面容,只见权迪刚小爷爷抿着嘴笑眯眯的看着我,享受着我的服务,我含着权迪刚小爷爷的阳物吞吐着,只觉得权迪刚小爷爷的阳物越来越硬,越来越粗,越来越长,都顶得我喉咙有点噁心了,可以觉得出来,权迪刚小爷爷的前列腺液都出了不少了!我正嘬着权迪刚小爷爷的龟头,咽着爷爷的前列腺液,这时候郏庆小奶奶和权迪刚小爷爷都已经兴奋了,权迪刚小爷爷翻身爬上郏庆小奶奶的身上阴茎一下就插了进去,我在下面继续舔着郏庆女王的脚,过了一会就听到郏庆女王叫我“狗奴才快点给你小爷爷舔屁眼,舔的他硬硬的干死奶奶,快点老狗,我赶紧爬到床中间爬到权迪刚小爷爷的屁股后面卖力的舔着权迪刚小爷爷的屁眼,过了一会郏庆女王翻身趴到权迪刚小爷爷的身上,我于是又趴下舔起郏庆女王的屁眼,又趴下面舔着权迪刚小爷爷的两个大蛋蛋舔着他们的分泌物,过了一会郏庆女王又被权迪刚小爷爷骑到下面我找了个枕头垫在郏庆女王臀下,被郏庆女王抽了出来,命令我:“你把脑袋伸过来!”我急忙把脑袋伸进被窝里,脸朝上垫在郏庆女王屁股底下,奶奶爷爷两个人屁股的重量压在我脸上,直压得我喘不过气来。随着权迪刚小爷爷一下一下的抽插,郏庆女王也有节奏的哼唧起来。没撑十分钟,只觉得郏庆女王屁股一挺一挺地使着劲,浑身痉挛似的大声呻吟起来:“哎--吆吆!哎--吆吆!”权迪刚小爷爷越发抽插得更猛烈了,不几下,好象权迪刚小爷爷射精了,郏庆女王猛叫了几声,也浑身一松劲,不再叫唤了。我知道爷爷奶奶都尽了兴了,就用双手托起郏庆女王的屁股,把脑袋从郏庆女王屁股底下抽出来,把段提纲小爷爷的阳物小心翼翼地从郏庆女王肉穴中抽出来,帮权迪刚小爷爷翻身躺好,把权迪刚小爷爷的阳物仔细地舔干净,给权迪刚小爷爷穿好内裤,盖好被。我再钻进郏庆女王被下给郏庆女王舔吸段提纲小爷爷的精液,处理干净后在给郏庆女王的股沟,阴部做做按摩。然后郏庆女王趴在床上撅起屁股对我说“老黄狗今天伺候的本娘娘高兴,现在赏你大便吃,你给老娘接好了,露出来一点把被子弄脏了明天就不给你吃我的大便饿死你,我一听赶紧把嘴巴包紧了郏庆女王的屁眼,郏庆女王的肛门周围有细细的浅色的肛毛。深棕色的褶皱中间是深红色的小肉肉,像一朵菊花。我把舌头深进肛门中一边舔一边吸。不一会儿就感觉有个硬块把我的舌头往外顶。我用舌头抵住那个屎节,引导它慢慢进入我的嘴里。前端是深黄色的比较硬,味道苦苦的,后面是软软的土黄色屎条。进入我口中10厘米左右,郏庆女王肛门收缩把它夹断了,我知道她怕我被噎着所以一次不敢拉太多。我含住这截冒着热气的粪便,闭上眼睛想象它是郏庆女王体内排出来的圣物,开始咀嚼起来。浓烈的气味随着我一口咬下去顿时充满了我的口腔,我咽下最后一口时已经分辨出郏庆女王昨天吃的时青椒、洋葱和羊肉。这时其他的感观系统才恢复正常,我继续张开嘴等着。郏庆女王始终看着我咀嚼的过程,见我又张开了嘴,已经咽下她刚才那截的便便,就又摆正了位置,把剩下的半截一次拉进了我嘴里。比前半截稍微长一些,露出一小段在嘴外面,我舌头一搅,全部含在了嘴里,吃了起来。
郏庆女王笑着说“别急,慢慢吃,奶奶会慢慢拉,全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

.........